ウサギ

菱形( '▿ ' )
封面是米津玄师的专辑Diorama的封面
头像是p站的某位太太 大概是太太删图了,没有找到是谁

【彩墨安利】你见过“防弹”的墨水吗?跟你说说“鲶鱼”的故事~

拉低中奖率

鸢茶:


鲶鱼是美国本土的专业墨水品牌,其最大的特点,就是“性能丰富”。


最先流传进中国市场的“鲶鱼永恒黑”,就将这种特性展现得淋漓尽致。


永恒黑,自如其名,是一款黑得十分纯正的日用墨水。


它有如下几个性能:


1.防水防潮。其字迹久久的放置在潮湿的地方,也不会化开、看不清。适合做长久的保存。


2.防弹。这里的防弹可不是我们日常理解的“防弹”,而是字迹能够长久地抵抗紫外线、化学物质的侵蚀。在防潮的基础上进一步升级,也是为了长久保存用。


3.防伪造。在长久保存的基础上,其化学性质在多年后也能保存完整,也就具备了“防伪造”的性能。


试想一下,别人仿冒你的签名,哪怕字迹99%相似了,但你都可以指认说“这不是我写的!你可以提取一下墨迹做测试,我的都是用鲶鱼永恒黑写的!”。


虽然防伪的性能暂时看起来好像没什么用,但万一若干年后成大咖了,就没人能模仿我的签名和手稿了诶?想想都很激动呢……(走开啦!)



鉴于其出色且多样化的性能,永恒黑就这样火在了国内的小众玩家中间。特别是学霸们,特别喜欢这种有点小贵、但性价比又很高、还不容易和别人撞墨的墨水。


我大一那会儿,遇到一个中文系(汉语言文学)的学霸,就坐在图书馆的固定座位上。他的桌前永远摆着一瓶鲶鱼永恒黑,还有一摞好高好高的书,文学的、史学的都有。


——当时我就觉得,永恒黑实在是正经的“学霸色”啊!




在永恒黑进入中国市场后,国内的彩墨玩家们也逐渐开始注意到了鲶鱼这个品牌,并逐步烧起了鲶鱼的彩墨。


鲶鱼一如Diamine,颜色之丰富,让人目不暇接。而在其上百个颜色中,除去永恒黑,最火的那个颜色,一定是“阿帕奇晚霞”。



有人说,阿帕奇晚霞是最好看的橙色系彩墨。其下笔渐变流转,有如夕阳西下时染红的云霞。彩墨并不是一定要有sheen才好看,像这样简单、纯粹的极简主义试色,仅凭借绝美的渐变就能俘获人心。


也有人说,去你的最美夕阳色,这分明就是个shi黄色嘛!


嗯,两种说法都有道理(哭笑不得)——主要是因为鲶鱼的品控太差了。




这就要科普一下鲶鱼的历史了。


鲶鱼的创始人是位美国黑人,略有街头青年的感觉,我们不用不好的形容词,但这位先生当年也的确活得不太好。


但商业市场一向热爱白手起家、人生逆袭的故事。就像《当幸福来敲门》中的故事那样,他最终创办了“鲶鱼”这个品牌,并一举实现了人生的飞跃。


然而鲶鱼一开始就是个小作坊,时至今日也就是一家不算特别大的墨水厂,在墨水的品控方面,的确没做多好。


坊间传言,品控最差的时候,阿帕奇晚霞的三个批次能出现四种颜色……


而被彩墨玩家高呼“骗子!”的shi黄色,就是其中一个批次:下笔写字时挺好看的,但墨迹干涸后会变深、变暗,放置两三天以后,就氧化成了迷之shi黄色……




但你们都知道的,我们云停是一家很欧的店。运气就是这么好,我们这次进到的阿帕奇晚霞,品控好哭了!



写出来就是这么好看!而且放置一周后完全不变色!大概是老板娘欧气加持了吧?


我们拒绝让非罗万象的夕西碰它,万一一碰就变成了shi黄色,可怎么办是好……




当然了,我们还压着久违的中传小哥哥来给阿帕奇晚霞、色彩雫的夕烧和云停限定彩墨“诸神的黄昏”做了对比试色。








除此以外,我们还精心挑选了两个颜色,作为云停鲶鱼彩墨的“首发四色”。



第三个颜色是“纳瓦绿松石”。


虽然说是“绿松石”,但这个颜色实际上属于蓝色系。清新透亮的蓝绿色调,也让很多彩墨爱好者一见倾心。


绿松石属于优质玉材。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都将其视为带来“幸福”、“吉祥”的宝物。据传,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和氏璧即是绿松石所制的呢!


这一颜色也很日常。将其拿来日用,说不定会带来幸福呢?





第四个颜色是“英伦玫瑰”。


鲶鱼有一整套的“玫瑰色”,其颜色或娇艳,或张扬,却只有英伦玫瑰一色,有着一种沉稳端庄的气息。



玫瑰,在英国历史上有着别样的寓意。亨利七世在结束了“蔷薇战争”后,将兰开斯特的红玫瑰,和约克的白玫瑰,合并组成都铎王朝的王徽——“都铎玫瑰”,史称“玫瑰王朝”。


在当代,“英伦玫瑰”也是英国文化中“完美女性”的代称,和日本的“大和抚子”是类似的概念。


我们试墨的时候,刚下笔就被这个颜色圈粉了。温柔、勇敢、端庄……极尽美好的女性形象,一如笔下的英伦玫瑰。







我们为每一瓶分装都搭配了手写标签(的扫描版的打印版)。


中传小哥哥大老远从北京飞来了广州,替我们做完了新墨的试色。试色的原稿还被我们带到了广州手帐集市上,有个小姐姐抓着不撒手,问老板娘“我可不可以买下这些小纸条?”……


咳咳,小哥哥的墨宝当然是不卖的!




本来就那么一小批分装,没想到广州手帐集市上还卖出了不少,现在只剩下那么一点儿了。


现在各色剩余数量:


永恒黑 15


阿帕奇晚霞 11


纳瓦绿松石 14


英伦玫瑰 10


——今晚8点整开售。


补货不晓得什么时候,关键是不晓得还有没有那么好的品控……(特别是阿帕奇!)




2018年9月6日更新:


抱歉,昨晚阿帕奇和英伦玫瑰就这么完售了……


我们的紧急补货在路上,大概三天到,请大家耐心等待下,到了后会第一时间上架的。


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




*** 底部惯例硬广 ***


云停的鲶鱼彩墨分装:点我点我点我




*** 底部惯例抽奖 ***


在喜欢+推荐中抽一位,赠鲶鱼四色一套。


在转载+评论中抽一位,赠鲶鱼四色一套+钢笔4支。




差点儿忘了!


还有我们的QQ群:585342740


群成员下单是送彩墨空瓶的,还有各种优惠、各种小礼物,欢迎大家来玩儿~

我们的家 【佐鸣】1

为了让自己记得写,就把只写了一丢丢的东西扔了上来。

大概就是我暗恋你好多年你鸡母鸡啊这种东西。

从同居到恋爱这样。

两个人都是大学生设定。

然后就是明明这段时间忙到快要窒息却还是作死想写点东西。【反正也不会有人看。小声逼逼.jpg

那么后面正文。



四月,樱花盛开的季节,也是鸣人这一届学生的卒业季。

他们毕业了。

然后他们各自去了不同的城市,进修不同的科目,以后可能再无交集,也可能因为一些原因,命运的红线会再次交织在一起。

佐助从来没想过会在同学会以外的地方再次见到鸣人,一个学医的人要在怎样的情况下才会和一个学语言的人常常见到呢?

但是,现实就是这样的奇妙。在他们大三这一年,鸣人作为交换生来到了佐助所在的这个城市,并且十分巧合地成了佐助的合租人,两人的再次见面仿佛经过了精心策划,但鸣人却表现得那么漫不经心,这让佐助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他有些看不透此时的鸣人对两人间的关系是一种怎样的想法,同学?朋友?或是其它的什么。


佐助是个很优秀的人,在很多方面都是如此,却唯独在感情上,有些太过冷漠。国中时,有女孩子两颊绯红地递给他一个桃色的信封,意义不言而喻,他却只是冷淡地让女生让一让。他也曾谈过恋爱,和同班的春野樱,一个樱色头发,性格爽朗 的女孩子。但以失败告终,那个女生也说了原因:“他的眼睛里没有‘喜欢’。”当然,他也喜欢过别人,那个此刻站在他面前,脸上三分惊讶,七分喜悦的鸣人。佐助不傻,他很明白自己对眼前的人是什么感觉,从第一眼开始他就明白,但他可不敢保证对方和他想的东西一样。

佐助也没让鸣人在门口站多久,表示完惊喜再寒暄两句,就让鸣人进了屋子。等鸣人休息一会儿后,就带他去了被打扫好的空房间,开始交代房屋的使用规则。他轻轻靠在门框上,看鸣人慢慢地整理东西。鸣人也一边整理一边听着,时不时会提一两个相关的问题。

等鸣人整理完已经是黄昏了,佐助像算好时间似的问他“拿波里意面可以吗?”

鸣人向来不是一个挑食的人,大声回应佐助后海附带了一个招牌式的温暖笑容。

 

夜幕降临,温暖的灯光照在刚刚出炉的食物上,两人坐在不大的餐桌边上,温馨而又美好,就好像他们已经这样过了很多年一样。两人用过晚饭后,再一起洗了碗,就回了各自的房间,忙着自己没做完的事。

夜已经很深了,周围的民居大半也都关了灯。佐助也躺上了床却无法入睡,他在想鸣人,他想起了高中三年间有关鸣人的很多事情。那个鸣人最厉害的科目是外语,而国文却不太行,理科更是一塌糊涂;高一的时候疯狂的追求春野樱,最后春野樱却和佐助谈了恋爱,而高三时鸣人又和日向交往了,大学期间,佐助不再关注有关鸣人的事,后续发展也就不再清楚。直到凌晨三点,佐助还是没有睡着,就在他想起来给自己倒杯水的时候,他的房门被打开了。借着月光,佐助看清了那人,一头耀眼的金发即使是在夜晚也依旧扎眼。鸣人没有进来,只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又轻轻关上门走了。

佐助突然很想跑去质问鸣人,为什么要来这个城市,为什么要来看他,为什么当年自己和春野樱交往了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但是佐助没有,他依然躺在床上,感受着这股惊讶的余波。

只要开口就什么都没有了,他想。



--------------------------------

想着自己已经是一个老阿姨了啊,再不有点产出,可能就是随时被开除粉籍啊。有些担忧x

总之,就是趁自己还有一丢丢的热情,写点什么吧。


还有就是……有2,但是3就……


【佐鸣】夏日烟火大会

短打,一发完

大量对话和少数备注

()内为内心os

【】内为备注

OOC注意

现代paro

幼驯染设定




【夏日烟火大会】

 

呐,佐助,今年烟火大会你和我一起去好不好。

那种大会有什么意思吗?大热天一堆人挤来挤去,就为了看黑火药的燃烧过程?

佐助你这样很没情调欸,怪不得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你不是也没有吗,吊车尾的。

那不一样,我这是不屑于和这些凡尘俗世中的女孩子打交道。

是吗?你前两天不是还一直追着小樱,要她做你女朋友吗?

额,这个嘛。小樱不是一般的女孩子。

……能徒手劈砖的女孩子,确实非常的不一般。

哎呀,佐助你就直说,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烟花大会。

……去。

啊哈,我就知道你还是想找女朋友的。

……

 

欸,佐助你等等,听说这家店铺超灵的。只要能一口气钓起十条金鱼,就会找到对象的。

这种没有任何依据的话,也只有你这种白痴吊车尾才会信了。

才不是,鹿丸去年来这家钓了金鱼,第二天就和对面女校的手鞠交往了。

笨蛋,这是那个女生早就和鹿丸约好的亏你和鹿丸关系那么好。

欸,是这样吗。哎呀,不管了,既然都来了就玩一次嘛。

……

一次,就一次!

……行吧,你快去。

佐助也一起来玩嘛。

真是怕了你了。【接过捞金鱼的网子】

 

 

佐助你怎么能这样,捞起来这么多都不要了。

总比你换了三次糯米纸才捞起来一条好。

那也不能都放了啊。

那还能怎么办。

养起来啊,全部都养起来。

我没那个时间。

我可以帮你养啊。

我的鱼只让女朋友养。

哼,好心帮你你不要,本大爷才不愿意帮你养呢。

别在那边啰嗦了,快要开始放烟花了,再不快点找不到好位置啊。

佐助,我们去山顶吧,那里看烟花特别漂亮,快走啦。

 

 

喂,吊车尾你愣在那里干什么,马上要开始放烟花了。

嗯,我马上过去。

 

 

你刚刚是看见什么了吗?

啊,没,没什么,什么都没有。

别东张西望的了,马上要开始放烟花了。

 

 

佐助,我和你说个事。

嗯,什么?

我……【烟花开始燃起来了】

你说什么?

【摇头,示意一会儿说】

 

 

刚刚,你说什么?

啊,没,没什么,就是想问你为什么突然会答应来看烟花了。

(我不来的话,你会去找其他人的吧。)就是,突然想来了。怎么了吗?

没有,就是突然想问问。那个,佐助啊。

嗯?

你要去外国读书了对吧,那个大蛇丸教授那里。

……是。

我,我知道我现在还不够好,我会努力追上你的。所以,佐助你放心去吧,你……你不要担心。

你有水门叔叔和玖辛奈阿姨管着,我才不会担心呢。

那,佐助可不可以……

什么?

不要让人帮你养金鱼。【小声】

嗯?

就是,你不要找女朋友啦!

哈哈,那你愿意帮我养金鱼吗?【w】

本,本大爷是好心。【脸红】

那就麻烦鸣人大爷帮我养一辈子金鱼啦。

END

【佐鸣】雨季,阳光和少年_番外

六月答应的车,九月才发车……

就不要嫌弃的看看好不啦……

前文戳头像

求小心心哟(^U^)ノ~

点我上车

我就问你们像不像网恋奔现x
我不管我不管,他们就是谈恋爱了。

【佐鸣】雨季,阳光和少年

  木叶的雨季过去了。
  然后,木叶的夏天来了。

  即使是如佐助,鸣人这样忙碌的人,也会有夏日休假。而休假不可错过的自然就是约会。
  由于两人的知名度太高,约会地点不得不选在远离人群的村外森林中。

  “佐助,为什么我回村了你还是在外面待了这么多年?”
  不知应该说是两人从来都直言不讳,还是鸣人太过迫切想知道答案,两人的约会,还没开始就陷入一片死寂。

  四周只有沙沙作响的风声。

  “只是去了结一些旧事,反倒是你,去沙之国修炼也从来没和我说过。”佐助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有些调笑的意味在其中。看着鸣人有些支支吾吾的样子,佐助却笑了,“是卡卡西特别交代过吧。当时我还挂着叛忍的名头,这样的考虑是正确的选择啊。”
  鸣人点点头,算是回答了佐助。
  见气氛依旧沉寂,佐助开口道:“今天可是我们两人的约会呢,吊车尾的你不想做些什么吗?”
        闻言,鸣人直直地看着佐助,说:“佐助,我们来比试一场吧。”
        佐助先是一愣,又立刻觉得,这可真是鸣人能说出来的话啊。于是抬手,抽出了千鸟,神情也变得严肃,“那就让我看看,你这几年的进步吧。”

♢非常抱歉,本来说好的第二天推到了现在【主要原因就是沉迷杰克船长
♢大概算个解释,前篇残缺太多了
♢非常想开车( ’ - ’ * )✧*。
♢如果开车,是喜欢在家还是在夜深人静/热闹灯会的小巷呢【做个调查

【佐鸣】雨季,太阳和少年

  此时正是五月,火之国正处于梅雨季节的烦闷中。永远带有潮湿感的被子,衣服,纸张还有空气。
        也正是此时,常年在外做任务的现任宇智波家主——佐助,返回了木叶村。仿佛是因为空气湿度太大,让刚刚回到家乡的佐助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天上的云似乎再也承载不住自身的重量,于是化成雨向地面坠落。

        雨,不断向地上袭来。

        当佐助走到村子中时,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余下一两人也是快步向家中赶去。佐助仍慢慢的向火影楼走去,与这雨融为一体。

        卡卡西对佐助选择此时回村虽有不解却也始终没问出口。他的学生,早已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物,很多事情,其实并不适合由他来问。和佐助略微寒暄几句后便又看着他走出火影办公室,场面简直和当面没有丝毫差别,也是这样不咸不淡的对话,也是这样一个阴雨连绵的天气。

        出了火影楼后,佐助并未回到宇智波宅,反而走向了木叶的那块墓地。

        佐助并没有进去,只是在外围站了一会儿。看着在这里安息的人们,无一不是伟大的,他们都有着高尚的品格和高贵的灵魂。也有人,死在了外面,再没回过木叶。

        雨,下得愈发大了。

  人的生命中总会有那么一人,像太阳一样耀眼,像太阳一样温暖。
        佐助也不例外 ,他也有一位如暖阳一般的朋友……不,确切的来说是恋人。

        佐助的这位恋人,有着不俗的实力和善良的内心,还总会说很多有些傻气的话来温暖别人。
        在佐助叛逃出村的日子里,他的这位恋人曾一次次在他面前大叫道会带他回村。目光坚定地,神情严肃地说:“佐助,我绝对会带你回村的。”
        那份专属于少年的独特的声音沉在佐助的脑海中,挥散不去。

        忘了说,佐助的这位恋人是个男孩,有着金色短发,湛蓝眸子的男孩。

       这个男孩曾十分执着,追在佐助的后面,想要带佐助回村。还很努力地修行,为了保护村子的人还有自己的同伴。有着要当上火影这样远大的理想。充满活力的微笑似乎永远不会褪去。
         ……

         后来……后来发生了很多事,卡卡西当上了火影,佐助回村,同期都成了伟大存在……还有就是,佐助找不到他的太阳了。

        既然那个人不在,继续待在村子也没有意义。
        佐助是这样想的。他找卡卡西申请了一个归期不定的外出任务,和很多年前那个夜晚一样,独自踏上这段路。

  这个年纪的佐助已经不能算是少年了。准确来说,少年是指十年前的佐助,乌黑的发,乌黑的眸,有些冷漠的神情,颇有种惊艳了时光的味道。仿佛世间万物没有任何一样能引他多看一眼。
        可是,少年也会有在意的事情。比如,他的哥哥。
        还有,少年的阳光。

        执着于哥哥的事情的少年,最终离开了那抹阳光,走向黑暗的深渊,换取强大的力量。
        很多年后,有人问过不再是少年的佐助,“你后悔吗?”。佐助没有说话,只是抬眼看了看对方,微微勾了嘴角,没有说话。
        最后,佐助的太阳说了这样一句话,“佐助是不会为过去的问题烦恼的,优秀的忍者总是会向前看的。”
        是啊,优秀的人总是会向前看的。无疑,佐助是非常优秀的。

        英俊的青年离开了那片墓地,留下了一束鲜花。

        佐助依旧没有往宇智波宅去,而是一处民居。也不通报主人,径直向里走。等进了客厅才笑着说,“我回来了。”
        “啊,欢迎回家。”一个金色头发,湛蓝眼眸的青年笑着回答,眼里似乎有泪花。

        时光流转几回,年轮多了几圈,少年和他的太阳都褪去了青涩,剩下的就是静静的守候。

♦还有一个真相(结尾),明天再发。
♦庆祝高考结束(*/ω\*)

黑到我妈都不认识我了T^T
特别是我同学十连,两只金皮卡,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