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

菱形( '▿ ' )
封面是米津玄师的专辑Diorama的封面
头像是p站的某位太太 大概是太太删图了,没有找到是谁

【佐鸣】夏日烟火大会

短打,一发完

大量对话和少数备注

()内为内心os

【】内为备注

OOC注意

现代paro

幼驯染设定




【夏日烟火大会】

 

呐,佐助,今年烟火大会你和我一起去好不好。

那种大会有什么意思吗?大热天一堆人挤来挤去,就为了看黑火药的燃烧过程?

佐助你这样很没情调欸,怪不得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你不是也没有吗,吊车尾的。

那不一样,我这是不屑于和这些凡尘俗世中的女孩子打交道。

是吗?你前两天不是还一直追着小樱,要她做你女朋友吗?

额,这个嘛。小樱不是一般的女孩子。

……能徒手劈砖的女孩子,确实非常的不一般。

哎呀,佐助你就直说,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烟花大会。

……去。

啊哈,我就知道你还是想找女朋友的。

……

 

欸,佐助你等等,听说这家店铺超灵的。只要能一口气钓起十条金鱼,就会找到对象的。

这种没有任何依据的话,也只有你这种白痴吊车尾才会信了。

才不是,鹿丸去年来这家钓了金鱼,第二天就和对面女校的手鞠交往了。

笨蛋,这是那个女生早就和鹿丸约好的亏你和鹿丸关系那么好。

欸,是这样吗。哎呀,不管了,既然都来了就玩一次嘛。

……

一次,就一次!

……行吧,你快去。

佐助也一起来玩嘛。

真是怕了你了。【接过捞金鱼的网子】

 

 

佐助你怎么能这样,捞起来这么多都不要了。

总比你换了三次糯米纸才捞起来一条好。

那也不能都放了啊。

那还能怎么办。

养起来啊,全部都养起来。

我没那个时间。

我可以帮你养啊。

我的鱼只让女朋友养。

哼,好心帮你你不要,本大爷才不愿意帮你养呢。

别在那边啰嗦了,快要开始放烟花了,再不快点找不到好位置啊。

佐助,我们去山顶吧,那里看烟花特别漂亮,快走啦。

 

 

喂,吊车尾你愣在那里干什么,马上要开始放烟花了。

嗯,我马上过去。

 

 

你刚刚是看见什么了吗?

啊,没,没什么,什么都没有。

别东张西望的了,马上要开始放烟花了。

 

 

佐助,我和你说个事。

嗯,什么?

我……【烟花开始燃起来了】

你说什么?

【摇头,示意一会儿说】

 

 

刚刚,你说什么?

啊,没,没什么,就是想问你为什么突然会答应来看烟花了。

(我不来的话,你会去找其他人的吧。)就是,突然想来了。怎么了吗?

没有,就是突然想问问。那个,佐助啊。

嗯?

你要去外国读书了对吧,那个大蛇丸教授那里。

……是。

我,我知道我现在还不够好,我会努力追上你的。所以,佐助你放心去吧,你……你不要担心。

你有水门叔叔和玖辛奈阿姨管着,我才不会担心呢。

那,佐助可不可以……

什么?

不要让人帮你养金鱼。【小声】

嗯?

就是,你不要找女朋友啦!

哈哈,那你愿意帮我养金鱼吗?【w】

本,本大爷是好心。【脸红】

那就麻烦鸣人大爷帮我养一辈子金鱼啦。

END

【佐鸣】雨季,阳光和少年_番外

六月答应的车,九月才发车……

就不要嫌弃的看看好不啦……

前文戳头像

求小心心哟(^U^)ノ~

点我上车

我就问你们像不像网恋奔现x
我不管我不管,他们就是谈恋爱了。

【佐鸣】雨季,阳光和少年

  木叶的雨季过去了。
  然后,木叶的夏天来了。

  即使是如佐助,鸣人这样忙碌的人,也会有夏日休假。而休假不可错过的自然就是约会。
  由于两人的知名度太高,约会地点不得不选在远离人群的村外森林中。

  “佐助,为什么我回村了你还是在外面待了这么多年?”
  不知应该说是两人从来都直言不讳,还是鸣人太过迫切想知道答案,两人的约会,还没开始就陷入一片死寂。

  四周只有沙沙作响的风声。

  “只是去了结一些旧事,反倒是你,去沙之国修炼也从来没和我说过。”佐助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有些调笑的意味在其中。看着鸣人有些支支吾吾的样子,佐助却笑了,“是卡卡西特别交代过吧。当时我还挂着叛忍的名头,这样的考虑是正确的选择啊。”
  鸣人点点头,算是回答了佐助。
  见气氛依旧沉寂,佐助开口道:“今天可是我们两人的约会呢,吊车尾的你不想做些什么吗?”
        闻言,鸣人直直地看着佐助,说:“佐助,我们来比试一场吧。”
        佐助先是一愣,又立刻觉得,这可真是鸣人能说出来的话啊。于是抬手,抽出了千鸟,神情也变得严肃,“那就让我看看,你这几年的进步吧。”

♢非常抱歉,本来说好的第二天推到了现在【主要原因就是沉迷杰克船长
♢大概算个解释,前篇残缺太多了
♢非常想开车( ’ - ’ * )✧*。
♢如果开车,是喜欢在家还是在夜深人静/热闹灯会的小巷呢【做个调查

【佐鸣】雨季,太阳和少年

  此时正是五月,火之国正处于梅雨季节的烦闷中。永远带有潮湿感的被子,衣服,纸张还有空气。
        也正是此时,常年在外做任务的现任宇智波家主——佐助,返回了木叶村。仿佛是因为空气湿度太大,让刚刚回到家乡的佐助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天上的云似乎再也承载不住自身的重量,于是化成雨向地面坠落。

        雨,不断向地上袭来。

        当佐助走到村子中时,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余下一两人也是快步向家中赶去。佐助仍慢慢的向火影楼走去,与这雨融为一体。

        卡卡西对佐助选择此时回村虽有不解却也始终没问出口。他的学生,早已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物,很多事情,其实并不适合由他来问。和佐助略微寒暄几句后便又看着他走出火影办公室,场面简直和当面没有丝毫差别,也是这样不咸不淡的对话,也是这样一个阴雨连绵的天气。

        出了火影楼后,佐助并未回到宇智波宅,反而走向了木叶的那块墓地。

        佐助并没有进去,只是在外围站了一会儿。看着在这里安息的人们,无一不是伟大的,他们都有着高尚的品格和高贵的灵魂。也有人,死在了外面,再没回过木叶。

        雨,下得愈发大了。

  人的生命中总会有那么一人,像太阳一样耀眼,像太阳一样温暖。
        佐助也不例外 ,他也有一位如暖阳一般的朋友……不,确切的来说是恋人。

        佐助的这位恋人,有着不俗的实力和善良的内心,还总会说很多有些傻气的话来温暖别人。
        在佐助叛逃出村的日子里,他的这位恋人曾一次次在他面前大叫道会带他回村。目光坚定地,神情严肃地说:“佐助,我绝对会带你回村的。”
        那份专属于少年的独特的声音沉在佐助的脑海中,挥散不去。

        忘了说,佐助的这位恋人是个男孩,有着金色短发,湛蓝眸子的男孩。

       这个男孩曾十分执着,追在佐助的后面,想要带佐助回村。还很努力地修行,为了保护村子的人还有自己的同伴。有着要当上火影这样远大的理想。充满活力的微笑似乎永远不会褪去。
         ……

         后来……后来发生了很多事,卡卡西当上了火影,佐助回村,同期都成了伟大存在……还有就是,佐助找不到他的太阳了。

        既然那个人不在,继续待在村子也没有意义。
        佐助是这样想的。他找卡卡西申请了一个归期不定的外出任务,和很多年前那个夜晚一样,独自踏上这段路。

  这个年纪的佐助已经不能算是少年了。准确来说,少年是指十年前的佐助,乌黑的发,乌黑的眸,有些冷漠的神情,颇有种惊艳了时光的味道。仿佛世间万物没有任何一样能引他多看一眼。
        可是,少年也会有在意的事情。比如,他的哥哥。
        还有,少年的阳光。

        执着于哥哥的事情的少年,最终离开了那抹阳光,走向黑暗的深渊,换取强大的力量。
        很多年后,有人问过不再是少年的佐助,“你后悔吗?”。佐助没有说话,只是抬眼看了看对方,微微勾了嘴角,没有说话。
        最后,佐助的太阳说了这样一句话,“佐助是不会为过去的问题烦恼的,优秀的忍者总是会向前看的。”
        是啊,优秀的人总是会向前看的。无疑,佐助是非常优秀的。

        英俊的青年离开了那片墓地,留下了一束鲜花。

        佐助依旧没有往宇智波宅去,而是一处民居。也不通报主人,径直向里走。等进了客厅才笑着说,“我回来了。”
        “啊,欢迎回家。”一个金色头发,湛蓝眼眸的青年笑着回答,眼里似乎有泪花。

        时光流转几回,年轮多了几圈,少年和他的太阳都褪去了青涩,剩下的就是静静的守候。

♦还有一个真相(结尾),明天再发。
♦庆祝高考结束(*/ω\*)

黑到我妈都不认识我了T^T
特别是我同学十连,两只金皮卡,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ω°̥̥̥̥̥̥̥̥`)

大狗爱我 我爱大狗(*/ω\*)
结果现在就是我迦里有三只狗却一只卫宫都没有´_>`

来一个repo
其实周末就到啦
今天才有时间发
cre超可爱 内容也超赞
@幽檀 太太比心心(◍•ᴗ•◍)っ♡

















我就想悄悄问问有没有人注意到第一页有什么不对劲儿吗【你们看不见我←

斜前桌的白衬衫【佐鸣】

♦♦♦鸣人生日快乐✺◟(∗❛ัᴗ❛ั∗)◞✺
♦清淡的小故事
♦高三时间少所以很短
♦是小甜饼哟
♦食用愉快(。・ω・。)ノ♡

  鸣人的高中生涯中,关系最好的无疑是前桌牙和后桌鹿丸。但他看得最多的一定是和他关系尴尬的斜前桌——宇智波佐助。

  挺直的脊柱,白衬衫下有些紧绷的肌肉,双脚偶尔交叉却从不抖腿,这些都说明了佐助是个坐姿端正的人。也有过那么几次,佐助转过头来,侧脸的线条让鸣人无法移开眼,直到佐助的目光飘过来,他才会慌乱的找个由头把脸转开。

  鸣人开始更加频繁的看向佐助大概是从高三开始的。大概是他心里明白过完这一年就很难再看到这个背影。

  佐助是班里的尖子生,以后是要往东京那种大城市考的,而自己以现在的水平也就是混个三流大学的人,这一点鸣人相当清楚。

  会想他的吧,毕竟这个人那么引人暇想。




  
  鸣人并不是愚笨之人,在最后一年的努力下,也算考得不错,去了京都的一所二流大学。出人意料的是,他原以为只有在同学聚会才会再次看到的那件白衬衫在开学大会的时候又出现了,就在他的斜前方。

  趁着主任报幕的间隙,鸣人终于拍了拍佐助的肩膀。
  “你……该不会来这里读书吧?”。
  对方笑了笑,“啊,我读的是隔壁的京都大学。”
  “那……”
  “因为有个偷看了我三年的白痴在这里。”

┈┈┈┈┈┈┈┈┈┈┈┈┈┈┈┈

  “这么说佐助你很早就知道我……盯着你看喽?”
  “你以为你盯着我的视线很容易被忽视吗?”
  ……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喜……喜欢你的啊?”
  “因为某个白痴的梦话说得太大声了。”
  “……”
  “对了,班里一大半都知道。”
  “……啥Σ(っ °Д °;)っ”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