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

菱形( '▿ ' )
封面是米津玄师的专辑Diorama的封面
头像是p站的某位太太 大概是太太删图了,没有找到是谁

【佐鸣】雨季,阳光和少年

  木叶的雨季过去了。
  然后,木叶的夏天来了。

  即使是如佐助,鸣人这样忙碌的人,也会有夏日休假。而休假不可错过的自然就是约会。
  由于两人的知名度太高,约会地点不得不选在远离人群的村外森林中。

  “佐助,为什么我回村了你还是在外面待了这么多年?”
  不知应该说是两人从来都直言不讳,还是鸣人太过迫切想知道答案,两人的约会,还没开始就陷入一片死寂。

  四周只有沙沙作响的风声。

  “只是去了结一些旧事,反倒是你,去沙之国修炼也从来没和我说过。”佐助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有些调笑的意味在其中。看着鸣人有些支支吾吾的样子,佐助却笑了,“是卡卡西特别交代过吧。当时我还挂着叛忍的名头,这样的考虑是正确的选择啊。”
  鸣人点点头,算是回答了佐助。
  见气氛依旧沉寂,佐助开口道:“今天可是我们两人的约会呢,吊车尾的你不想做些什么吗?”
        闻言,鸣人直直地看着佐助,说:“佐助,我们来比试一场吧。”
        佐助先是一愣,又立刻觉得,这可真是鸣人能说出来的话啊。于是抬手,抽出了千鸟,神情也变得严肃,“那就让我看看,你这几年的进步吧。”

♢非常抱歉,本来说好的第二天推到了现在【主要原因就是沉迷杰克船长
♢大概算个解释,前篇残缺太多了
♢非常想开车( ’ - ’ * )✧*。
♢如果开车,是喜欢在家还是在夜深人静/热闹灯会的小巷呢【做个调查

【佐鸣】雨季,太阳和少年

  此时正是五月,火之国正处于梅雨季节的烦闷中。永远带有潮湿感的被子,衣服,纸张还有空气。
        也正是此时,常年在外做任务的现任宇智波家主——佐助,返回了木叶村。仿佛是因为空气湿度太大,让刚刚回到家乡的佐助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天上的云似乎再也承载不住自身的重量,于是化成雨向地面坠落。

        雨,不断向地上袭来。

        当佐助走到村子中时,路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余下一两人也是快步向家中赶去。佐助仍慢慢的向火影楼走去,与这雨融为一体。

        卡卡西对佐助选择此时回村虽有不解却也始终没问出口。他的学生,早已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物,很多事情,其实并不适合由他来问。和佐助略微寒暄几句后便又看着他走出火影办公室,场面简直和当面没有丝毫差别,也是这样不咸不淡的对话,也是这样一个阴雨连绵的天气。

        出了火影楼后,佐助并未回到宇智波宅,反而走向了木叶的那块墓地。

        佐助并没有进去,只是在外围站了一会儿。看着在这里安息的人们,无一不是伟大的,他们都有着高尚的品格和高贵的灵魂。也有人,死在了外面,再没回过木叶。

        雨,下得愈发大了。

  人的生命中总会有那么一人,像太阳一样耀眼,像太阳一样温暖。
        佐助也不例外 ,他也有一位如暖阳一般的朋友……不,确切的来说是恋人。

        佐助的这位恋人,有着不俗的实力和善良的内心,还总会说很多有些傻气的话来温暖别人。
        在佐助叛逃出村的日子里,他的这位恋人曾一次次在他面前大叫道会带他回村。目光坚定地,神情严肃地说:“佐助,我绝对会带你回村的。”
        那份专属于少年的独特的声音沉在佐助的脑海中,挥散不去。

        忘了说,佐助的这位恋人是个男孩,有着金色短发,湛蓝眸子的男孩。

       这个男孩曾十分执着,追在佐助的后面,想要带佐助回村。还很努力地修行,为了保护村子的人还有自己的同伴。有着要当上火影这样远大的理想。充满活力的微笑似乎永远不会褪去。
         ……

         后来……后来发生了很多事,卡卡西当上了火影,佐助回村,同期都成了伟大存在……还有就是,佐助找不到他的太阳了。

        既然那个人不在,继续待在村子也没有意义。
        佐助是这样想的。他找卡卡西申请了一个归期不定的外出任务,和很多年前那个夜晚一样,独自踏上这段路。

  这个年纪的佐助已经不能算是少年了。准确来说,少年是指十年前的佐助,乌黑的发,乌黑的眸,有些冷漠的神情,颇有种惊艳了时光的味道。仿佛世间万物没有任何一样能引他多看一眼。
        可是,少年也会有在意的事情。比如,他的哥哥。
        还有,少年的阳光。

        执着于哥哥的事情的少年,最终离开了那抹阳光,走向黑暗的深渊,换取强大的力量。
        很多年后,有人问过不再是少年的佐助,“你后悔吗?”。佐助没有说话,只是抬眼看了看对方,微微勾了嘴角,没有说话。
        最后,佐助的太阳说了这样一句话,“佐助是不会为过去的问题烦恼的,优秀的忍者总是会向前看的。”
        是啊,优秀的人总是会向前看的。无疑,佐助是非常优秀的。

        英俊的青年离开了那片墓地,留下了一束鲜花。

        佐助依旧没有往宇智波宅去,而是一处民居。也不通报主人,径直向里走。等进了客厅才笑着说,“我回来了。”
        “啊,欢迎回家。”一个金色头发,湛蓝眼眸的青年笑着回答,眼里似乎有泪花。

        时光流转几回,年轮多了几圈,少年和他的太阳都褪去了青涩,剩下的就是静静的守候。

♦还有一个真相(结尾),明天再发。
♦庆祝高考结束(*/ω\*)

阿修二十岁生日快乐呀~

黑到我妈都不认识我了T^T
特别是我同学十连,两只金皮卡,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ω°̥̥̥̥̥̥̥̥`)

大狗爱我 我爱大狗(*/ω\*)
结果现在就是我迦里有三只狗却一只卫宫都没有´_>`

来一个repo
其实周末就到啦
今天才有时间发
cre超可爱 内容也超赞
@幽檀 太太比心心(◍•ᴗ•◍)っ♡

















我就想悄悄问问有没有人注意到第一页有什么不对劲儿吗【你们看不见我←

今年春晚激动炸了

斜前桌的白衬衫【佐鸣】

♦♦♦鸣人生日快乐✺◟(∗❛ัᴗ❛ั∗)◞✺
♦清淡的小故事
♦高三时间少所以很短
♦是小甜饼哟
♦食用愉快(。・ω・。)ノ♡

  鸣人的高中生涯中,关系最好的无疑是前桌牙和后桌鹿丸。但他看得最多的一定是和他关系尴尬的斜前桌——宇智波佐助。

  挺直的脊柱,白衬衫下有些紧绷的肌肉,双脚偶尔交叉却从不抖腿,这些都说明了佐助是个坐姿端正的人。也有过那么几次,佐助转过头来,侧脸的线条让鸣人无法移开眼,直到佐助的目光飘过来,他才会慌乱的找个由头把脸转开。

  鸣人开始更加频繁的看向佐助大概是从高三开始的。大概是他心里明白过完这一年就很难再看到这个背影。

  佐助是班里的尖子生,以后是要往东京那种大城市考的,而自己以现在的水平也就是混个三流大学的人,这一点鸣人相当清楚。

  会想他的吧,毕竟这个人那么引人暇想。




  
  鸣人并不是愚笨之人,在最后一年的努力下,也算考得不错,去了京都的一所二流大学。出人意料的是,他原以为只有在同学聚会才会再次看到的那件白衬衫在开学大会的时候又出现了,就在他的斜前方。

  趁着主任报幕的间隙,鸣人终于拍了拍佐助的肩膀。
  “你……该不会来这里读书吧?”。
  对方笑了笑,“啊,我读的是隔壁的京都大学。”
  “那……”
  “因为有个偷看了我三年的白痴在这里。”

┈┈┈┈┈┈┈┈┈┈┈┈┈┈┈┈

  “这么说佐助你很早就知道我……盯着你看喽?”
  “你以为你盯着我的视线很容易被忽视吗?”
  ……
  “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喜……喜欢你的啊?”
  “因为某个白痴的梦话说得太大声了。”
  “……”
  “对了,班里一大半都知道。”
  “……啥Σ(っ °Д °;)っ”
┈┈┈┈┈┈┈┈┈┈┈┈┈┈┈┈
END

Mr.Darcy给人的那种感觉就值得二刷

我喜欢你啊【数字松】

♢一个有些短的脑洞产物
♢一发完
♢祝 食用愉快

     松野一松总觉得自己yy过头了。
  松野家有六胞胎,四男松野一松可以算是负能量最多的。阴沉,毒舌,没有朋友。是个不可燃垃圾,啊,还是个弟控。嗯,应该是松野十四松控。而且还会在脑子里无尽yy十四松说的话。
  “好喜欢一松哥哥呢。”
  这么喜欢我的话,会愿意嫁给我的吧。
  “好甜,哥哥你尝尝。”
  啊,这是松野家其他兄弟都没办法享受的殊荣啊,这一定是因为心里对我有着各种【不可描述】吧。
  看着十四松找到猫回来的样子。
  只有十四松这样,果然是因为“爱”着我这个“一松哥哥”吧。
  看着十四松“精”力旺盛,无法冷静的时候。
  哥哥没有好好爱抚你就不能解决吗,真是纯洁的孩子啊。

  ……

  但是一松是个内心十分懦弱的人。他不敢和任何人说出自己内心那污浊不堪的想法,大概是因为害怕被人知道,尤其是被十四松知道后会被厌恶吧。没有办法呢,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叫十四松的家伙呢。一松独自在自己yy出来的小世界里活得愉悦。他狭隘的心开了一条缝,只愿窥探十四松,仅此而已。他甚至不敢想象十四松会喜欢自己。
  不过,皂滑弄人,十四松确实喜欢一松。每一次的表白也都是内心的想法,“最喜欢一松哥哥”这样的话也不是说说而已。
  十四松,真的很喜欢一松。

  ……

  大概是时间过得久了,十四松的表白一直没有得到回应。他想,是不是方法出了问题。打算去请教一下末子椴松。
  “那个……托蒂,你知道怎么和喜欢的人表白吗?”十四松的脸有些泛红,毕竟事关表白成功与否,还是有些让人害羞。
  “诶~十四松哥哥有喜欢的人了吗~”椴松抱着一丝调笑意味。
  “嗯,喜欢很久了,之前也有表白过,不过对方好像没有察觉出来……”表情显得有些沮丧。
  “……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温柔?还是有活力?”椴松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女孩子很难不察觉对方的爱意吧。
  “嗯……是个很温柔的人,不爱说话,有时候有些小暴躁,很喜欢猫,啊,还有些死气沉沉的。”愉快的声音,有些放空的眼神。椴松猜测,十四松大概是真的很喜欢这个人了。 不过这个描述,很像一个人啊,还是个很熟的人……
  “约会怎么样?试着把她约出来,喜欢猫的话,可以一起去猫咖啡厅什么的。”
  “诶,这样可以表白成功吗?”
  “会的,只要十四松哥哥清楚的说出是那种喜欢,对方总会有所反应吧。”

  ……

  两人交谈得很愉快,某个听墙角的一松就有些郁闷了,睡个午觉醒来听到喜欢的人要约别的人出去这种事情,让人很不愉快啊。 猫咪咖啡厅的约会吗,自己也好想去啊,和十四松一起。
  半个月后,一松收到了来自十四松的邀请,既意外又有些明白的一松答应了,无非就是见一面弟妹,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吧。
  一番精心打扮后,说白了就是把平时毛躁的头发梳顺了,一松有些不自信的出门了。十四松早已出门,自己只能独自搭电车去市中心。一松很犹豫,一步一停的走到十四松告诉自己的地点。大概已经走了吧,离约好的时间都过了两个小时,十四松说不定已经表白成功,去了附近的love hotle……拖沓着来到店面,透过落地玻璃,一松看到了独自坐在那里的十四松,表情有些落寞,可能是被拒绝了吧,还是进去安慰一下吧。一松这么想着,走到了十四松背后轻轻叫了他一声。
  “那个,十四松啊,你不要……”话还没说完,一松就看到十四松转过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眼眶里好像还有些湿润。
  “一松哥哥?”
  “啊,是我,那个,我不是故意迟到的。”
  “没关系,一松哥哥来了就好。”
  “……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一松哥哥不是来了吗?”
  “我害你表白失败了吧,因为我,你喜欢的女孩子被气走了吧,果然我就是个废物,是个不可燃垃圾……连弟弟的表白计划也破坏了……”
  一松明显还想说下去,却被十四松打断了。
  “为什么会知道我今天要跟喜欢的人表白呢,一松哥哥是怎么知道的呢?”
  “……”谁想承认是听墙角知道的啊。
  “一松哥哥是知道我要表白所以故意来晚的吗?”
  “才不是!”
  “因为一松哥哥想要拒绝我的表白所以来晚吗,一松哥哥其实连表白的机会都不想给我的吧。”十四松少见的合上了嘴,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我,没有。”我只是不想你和除我以外的人在一起。
  “那,一松哥哥还愿意听我的表白吗?”期待的眼神,让一松无法拒绝,虽一言未发,不过十四松知道他同意了。
  “一松哥哥,我很喜欢你。因为一松哥哥是全世界最温柔的人,还会和我一起练习棒球,所以我很喜欢一松哥哥,最喜欢一松哥哥,一松哥哥愿意和我在一起吗。”简单的词句,生涩的语调,涨红的双颊,这就是十四松的告白。就是这样一个告白,让一松愣住了。
  “……十四松。”
  “是!”
  “……十四松。”
  “嗯!”
  “……十四松。”
  “一松哥哥!”
  “我……”
  “不可以吗……”
  “……”
  “嘛,没关系,只要一松哥哥一直在我身边就好,其他的我……”
  十四松的话被一松的一个拥抱打断了,感受到哥哥胸膛的温度,十四松也紧紧的回抱了自己的哥哥。一瞬间,仿佛周围的事物都不存在了,只剩下相拥的两人。
  我喜欢你啊。喜欢的人就应该在一起啊。呐,在一起吧。
  

  后记

  松野家其他四子看到携手幸福归来的一松和十四松,满心崩溃……为什么最早脱离单身的会是他们,说不定已经不是处男了啊啊啊。

┈┈┈┈┈┈┈┈┈┈┈
第一次打数字松的tag我好激动嗷
就是闪瞎其他兄弟们
love hotel啥的总是有机会一♂起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