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

菱形( '▿ ' )
封面是米津玄师的专辑Diorama的封面
头像是p站的某位太太 大概是太太删图了,没有找到是谁

我们的家 【佐鸣】1

为了让自己记得写,就把只写了一丢丢的东西扔了上来。

大概就是我暗恋你好多年你鸡母鸡啊这种东西。

从同居到恋爱这样。

两个人都是大学生设定。

然后就是明明这段时间忙到快要窒息却还是作死想写点东西。【反正也不会有人看。小声逼逼.jpg

那么后面正文。



四月,樱花盛开的季节,也是鸣人这一届学生的卒业季。

他们毕业了。

然后他们各自去了不同的城市,进修不同的科目,以后可能再无交集,也可能因为一些原因,命运的红线会再次交织在一起。

佐助从来没想过会在同学会以外的地方再次见到鸣人,一个学医的人要在怎样的情况下才会和一个学语言的人常常见到呢?

但是,现实就是这样的奇妙。在他们大三这一年,鸣人作为交换生来到了佐助所在的这个城市,并且十分巧合地成了佐助的合租人,两人的再次见面仿佛经过了精心策划,但鸣人却表现得那么漫不经心,这让佐助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他有些看不透此时的鸣人对两人间的关系是一种怎样的想法,同学?朋友?或是其它的什么。


佐助是个很优秀的人,在很多方面都是如此,却唯独在感情上,有些太过冷漠。国中时,有女孩子两颊绯红地递给他一个桃色的信封,意义不言而喻,他却只是冷淡地让女生让一让。他也曾谈过恋爱,和同班的春野樱,一个樱色头发,性格爽朗 的女孩子。但以失败告终,那个女生也说了原因:“他的眼睛里没有‘喜欢’。”当然,他也喜欢过别人,那个此刻站在他面前,脸上三分惊讶,七分喜悦的鸣人。佐助不傻,他很明白自己对眼前的人是什么感觉,从第一眼开始他就明白,但他可不敢保证对方和他想的东西一样。

佐助也没让鸣人在门口站多久,表示完惊喜再寒暄两句,就让鸣人进了屋子。等鸣人休息一会儿后,就带他去了被打扫好的空房间,开始交代房屋的使用规则。他轻轻靠在门框上,看鸣人慢慢地整理东西。鸣人也一边整理一边听着,时不时会提一两个相关的问题。

等鸣人整理完已经是黄昏了,佐助像算好时间似的问他“拿波里意面可以吗?”

鸣人向来不是一个挑食的人,大声回应佐助后海附带了一个招牌式的温暖笑容。

 

夜幕降临,温暖的灯光照在刚刚出炉的食物上,两人坐在不大的餐桌边上,温馨而又美好,就好像他们已经这样过了很多年一样。两人用过晚饭后,再一起洗了碗,就回了各自的房间,忙着自己没做完的事。

夜已经很深了,周围的民居大半也都关了灯。佐助也躺上了床却无法入睡,他在想鸣人,他想起了高中三年间有关鸣人的很多事情。那个鸣人最厉害的科目是外语,而国文却不太行,理科更是一塌糊涂;高一的时候疯狂的追求春野樱,最后春野樱却和佐助谈了恋爱,而高三时鸣人又和日向交往了,大学期间,佐助不再关注有关鸣人的事,后续发展也就不再清楚。直到凌晨三点,佐助还是没有睡着,就在他想起来给自己倒杯水的时候,他的房门被打开了。借着月光,佐助看清了那人,一头耀眼的金发即使是在夜晚也依旧扎眼。鸣人没有进来,只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又轻轻关上门走了。

佐助突然很想跑去质问鸣人,为什么要来这个城市,为什么要来看他,为什么当年自己和春野樱交往了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但是佐助没有,他依然躺在床上,感受着这股惊讶的余波。

只要开口就什么都没有了,他想。



--------------------------------

想着自己已经是一个老阿姨了啊,再不有点产出,可能就是随时被开除粉籍啊。有些担忧x

总之,就是趁自己还有一丢丢的热情,写点什么吧。


还有就是……有2,但是3就……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