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

菱形( '▿ ' )
封面是米津玄师的专辑Diorama的封面
头像是p站的某位太太 大概是太太删图了,没有找到是谁

纵使阴阳相隔【佐鸣】

◇没有复活

◇清水无肉

【two.这个世界没有光】

        时间过得很慢也很快,转眼间就是二十年。此刻的鸣人,不再是那个毛头小子,三十几岁的他,却活出了耄耋老人的感觉。严肃,刻板,不苟言笑。这是下属们给他打的标签。

  “不能成功,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这话成了鸣人的座右铭。完全不像原来的那个他呢,那个佐助还在的时候的那个他。
  
  

  “鸣人,你不要活得这么累啊,生活还有很多妙处的啊。”自来也这么说。

  “诶,你又板着一张脸,多笑笑对身体好。”春野樱这么说。

  “鸣人!我们一起来燃烧青春吧!”洛克李这么说。

  “鸣人啊,找个女朋友吧。”犬冢牙这么说。

  ……

  “啧,麻烦啊。”奈良鹿丸总结到。
  
  

  在三途河的人不能了解有关此岸的所有事,佐助算着轮班的童子过了一年又一年。阴间独有的风月场所离自己安的家只有很短的一段距离。这许多年,佐助也习惯了这里的吵闹,他偶尔会想,鸣人有没有去过这些风月场呢,有自来也那样一个老师,还真是难说啊。
  

  
  鸣人把自己活成了另一个佐助。

  爱吃番茄,喜欢安静,喜欢的作家是太宰治,会把房间整理的一尘不染,会把自己打理得一丝不苟,不爱笑,不爱说很多话,清早六点起床晨跑,一切都要尽善尽美……还有,日行一善。

  偶尔失眠的时候,鸣人会想,是不是一切都做好佐助就会回来,但他也清楚,那个只喜欢对自己笑的佐助已经在17岁生日的前一天替自己死掉了。

    

  
 
   

——————————
嘛,就是那句 活成了你的样子
这当然不是玻璃,不过也不算糖就对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