ウサギ

菱形( '▿ ' )
封面是米津玄师的专辑Diorama的封面
头像是p站的某位太太 大概是太太删图了,没有找到是谁

纵使阴阳相隔【佐鸣】

◇脑洞产物

◇清水无肉

◇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长

【one.那个人不在了呢】

  “啊,今天的作业好难啊,佐助你写完了吗?”

  “……”

  “啊,忘记了呢,你已经……不用再写作业了呢。”

  “……”

  “佐助,今天下雨了哦,雨真的好——大呢。”

  “……”

  “雨这么大,你那里应该会很冷吧。”

  “……”
  
  

  “那个,鹿丸啊,鸣人他这样有多久了啊?”

  “……有一段时间了吧,宇智波家的少爷走了之后就一直这样,唉,麻烦啊。”
  
  
  佐助在一个很冷的地方,那里没有太阳,没有笑声,只有无尽的黑暗和绝望的风声。是了,那个地方是三途河的尽头。

  这里并不是什么好地方,来过这里人大多数都忘记了往事,或者像佐助一样为了等某人,可是最后迷失在这无尽的黑暗中。

  他想,我就等 一百年,一百年后,那家伙如果没来这里,八成是成佛了,也不会来了。
  

  
  身体在此岸的鸣人,灵魂在彼岸的佐助。看起来相反的两人,却彼此挂念。






————————————
其实一开始我真的只是想写因为数学作业太难,然后鸣人对着佐助打滚卖萌撒娇的故事……

评论

热度(11)